第4章 阿星的小賣鋪


    里面的燈光有點暗,收拾得挺干凈,一旁的架子上零星的擺放著一些零食和日常用品,另一邊則是醬料一類的廚房用品,下邊的玻璃柜下是一袋袋的大米和一些玉米頭,紅豆,綠豆還有一些干貨……

     上面的牌子都貼了標簽,寫著價格。

     陸昭霆環視了一圈,很快就看到一旁角落里躺椅里躺著的人……

     精致冷艷的容顏,之前那海藻般的長發已經隨意綰起,幾根細長的劉海不規則的落下,倒是別有一番韻味,身上正遮著他的那件黑色風衣外套,腳上則是一雙黑色的人字拖,大長腿就搭在椅子上,瑩潤好看的雙腳似乎也泛著冷白。

     氣質很是清冷。

     一旁的火盆里炭火正燃著,很溫暖。

     她此時正安靜的睡著,胸口蓋著一本攤開的書,陸昭霆看了看,只見書面上寫著——

     《霸道總裁愛上我》

     陸昭霆怔了一下,深眸里已然染上了些許的溫和,清俊的臉上也拂過一絲淺淡的漣漪……

     察覺到有人靠近,郁星荼也睜開了眼睛,眼眸沉靜清淡如星,凝視著來人。

     陸昭霆那張俊臉映入眼簾的時候,她也怔了一下,也是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有些驚訝的坐起身子,“你……怎么找到這里來了?”

     回來的時候,烤著火,頓時就覺得困了,所以就睡過去了。

     陸昭霆閑適的站著,淡然道,“有心要找也不難找,餓了嗎?收拾一下帶你去吃飯?”

     吃飯?

     郁星荼下意識的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時間,這才發現都已經晚上六點了,外面的雨正淅瀝瀝的下著……

     “就不出去吃了,這邊廚房里還有菜,你先坐一下,烤烤火,我現在就去做飯。”

     郁星荼揉了揉眉心,然后也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 “我幫你吧。”

     陸昭霆也沒有反對,也跟著往里頭走了去。

     “不用,這里的廚房很窄,兩個人也不好操作,你坐著烤火等吃飯就行了。對了,你有什么忌口的嗎?”

     郁星荼問道。

     陸昭霆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 郁星荼也沒搭理他了,讓他自己坐,自己則是進廚房忙活了起來。

     陸昭霆倒是跟著過去看了一會兒,發現里面的廚房果然跟她說的一樣,很窄,光線也很不足,不過卻收拾得很干凈,四周都是用墻紙裝扮得很溫馨。

     郁星荼的廚藝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 養父秦決生活隨意,不太會照顧自己,而她和養母陳如棉總是很擔心他的身體,變了法子給他做好吃,養好他的身體。

     她的廚藝就是這樣練出來的。

     只可惜,他年輕的時候太拼,老了還是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 秦決過世之后,陳如棉的心也丟了,好好的身體迅速的就垮了,等到察覺的時候,已經是胃癌晚期,而且,陳如棉的求生意念也不堅強,之所以回到Z市,也不過是想讓郁星荼能回來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而已。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陸昭霆打量著這間小賣鋪,過了一會兒,又去廚房門口看看,見她正忙活得專注,也沒有打擾她。

     而,這時候,有顧客過來買醬油,和香料,陸昭霆也有些生疏的幫忙了。

     “阿星,這個花生多少錢一斤?”

     郁星荼正在切菜的時候,忽然聽到這么一聲低沉的嗓音。

     她還懵了一下,好一會兒,才反應過來,陸昭霆這是在跟她說話。

     “是花生米還是生花生?”

     她問道。

     “花生米。”

     “八塊。”

     她很快就應道。

     陸昭霆應了一聲,很快就給顧客稱好兩斤……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忙活好,沒一會兒,也聞到了一股誘人的炒菜香氣從廚房里傳出。

     晚餐是比較簡單了。

     三菜一湯,都是比較清淡的家常小菜。

     青色的豌豆夾炒臘腸,秘制的帶餡豆腐,清蒸白切雞,還有一個西紅柿蛋花湯……

     陸昭霆其實有輕微的厭食癥,可是現在看到這幾樣菜,竟然也覺得有些饑餓感,郁星荼讓他去洗手吃飯,他也很配合的去了。

     等他回來坐下的時候,郁星荼已經給他盛了半碗湯。

     “吃飯了。這邊也就這些食材,你將就些吧。”

     郁星荼端起碗,說了這么一句,然后也默默的低頭喝湯。

     “沒事,你手藝不錯。”

     陸昭霆低沉的嗓音里帶著一絲溫和,黑眸里的流光也有些清明。

     她的手藝確實不錯,而且口味偏淡,很適合他。

     一餐晚餐也是在有些沉默的氣氛中用完了,陸昭霆主動收拾碗筷,郁星荼也沒有阻止,不過看他動作挺嫻熟的樣子,應該也是經常做家務的。

     會做家務的男人,她還是比較欣賞的。

     沒一會兒,陸昭霆就收拾好了,連廚房也收拾得很干凈。

     火盆里的火還沒有滅,郁星荼瞇著眼看他,讓他過來烤火,“我們談談吧。”

     “你想談什么?”

     陸昭霆在她的身旁坐了下來,清淡的目光就停在她那冷艷的容顏上,嗓音低沉,挺好聽。

     郁星荼靠在躺椅里,低垂著眼簾,纖細潔白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扣著身旁的扶手,正在思索著什么。

     “我在郁家的處境不太好,有些事,可能會帶來一些麻煩,我有個未婚夫,他跟我妹妹給我帶了一頂綠帽子,當然,這些也不算重要,我跟他雖有婚約在身,但我們并不相愛,攤牌也是遲早的事。他們聯手想算計我,我當然也不會坐以待斃,另外,郁家這邊我也有些事情需要做。我先跟你打個招呼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會讓這些事情干擾到你,我這邊的事情有些亂,也很繁雜,你好好做你的事就行了,其他的,不必理會。”

     陸昭霆安靜的聽著,見她幾乎是心平氣和的提起這些事,絲毫沒有憤怒不甘,眉目清冷如瑟瑟而過的風。

     他明白,這個女子,大概是一個很清冷而堅決的人——

     果斷分明,冷靜睿智沒有失分寸。

     “我不會干涉你,但,有需要盡管開口。”

     “謝了,你有什么需要提醒我的嗎?”

     郁星荼淡然道,冷艷的容顏上也難得的染上一絲淡漠的微笑。

     “我只有一點,既然已經決定開始,就不要輕易提分開。”

     郁星荼聽著,點頭,“我很贊成。你放心吧,我不會虧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 誰不會虧待誰,現在還不好說。www.xsnn.net
如果喜欢《陸先生偏要以婚相許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