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不敢招惹


    聶景辰順著目光抬頭看去,只見何薇的臉上的表情中竟然多了幾分尊敬的神色,不由得十分訝異。

     除了今天,他們之前應該是沒有見過的,為什么她見了他總是--怪怪的?

     何薇低下頭去打開爺爺手案的扉頁,默默地深吸了一口氣,又緩緩的吐出來,讓自己盡量平靜一點。

     今生不是前世,即便是他對她有恩,她也不能總是表現的太異常。

     何宏超已經在說,“二叔,我們經常執行爆破的任務,很容易受傷,就是沒有好藥,后來我想起來我小時候那次您給我用的獾子油了,所以過來看看。”

     何令然恍然大悟,“怪不得小薇一回來就問我獾子油的事情,在那邊。”說著他的眼神看向柜臺,“小薇剛把壇子搬上來,你們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 何宏超和聶景辰走過去看。

     何令峰坐在凳子上,笑道,“我到現在都記得呢,當時這個獾子花了三塊錢買下的,那時候錢多貴啊,但是這獾子油卻讓大家伙免費的用了,仁義啊。”

     何令然嘆道,“可惜他去的早,不然活到現在真能享福了。”

     何宏超站在柜臺前面打開罐子,用木勺舀起一點來給聶景辰看,“二哥,你看就是這個藥膏,和我記得的一模一樣,你弄一點抹皮膚上試試,涼涼的可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 聶景辰伸手捻了一點抹在自己的手背上,不禁說道,“果真是涼涼的。”

     何薇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。

     何宏超眼尖看到她在笑,問道,“何薇,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 何薇斂住笑意,認真的說道,“第一,現在是冬天,什么東西抹在皮膚上都是涼的;第二,燒燙傷的傷口一般都有灼熱感,除了辣椒油,你抹什么都是涼的。”

     何宏超尷尬的看著她說道,“你就不能給你哥留個面子么?”

     何薇抿嘴笑了,“我只是在講述一個事實而已。”

     聶景辰臉色抽了抽,姑娘,你是在講一個事實,但是感覺我好白癡!

     何薇低下頭去看醫案。

     “你看的什么?”略帶慵懶的聲音響起,卻又猶如清風一般,聽在何薇耳中癢癢的。

     “我爺爺的手案,在找熬制獾油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 聶景辰湊過去,“找到了沒有?”

     “剛看。”

     手案沒有記錄記得又雜,縱使何薇走馬觀花,翻來十來頁才看到有一段記錄,是用藍色的鋼筆寫的,在一眾的黑色字跡中間格外的醒目:張家莊的三勝捉到一只獾,得到消息之后急忙趕過去。獾油是治療燒燙傷的佳品,幸好三元買到......

     原來的時候只看這姑娘眼睛長的好,聽她說話帶著靈透,如今離的近了,才發現她一雙眉毛正中竟然還有一顆黑痣,少見的很。

     他心中越發的奇怪,和她訂婚的那男人得多高能,這樣的女孩子,哪里差了,怎么還看不上呢?.

     爺爺的手案記錄的很短,熬制的方法也很簡單,唯一重要的就是火候,她讀完嘆口氣眉頭緊皺,要用柏木枝熬,這可難了。華北平原上少有柏木生長,即便是有了獾子,又到哪里去找柏木呢?

     “很難嗎?”

     聶景辰冷不丁的開口,何薇嚇了一跳,發現他的臉距自己也不過一雙筷子的距離,頓時覺得自己臉紅了。

     何薇又覺得自己太矯情,他的關注點全部在怎么熬制獾子油上面,自己臉紅什么,她清了一下嗓子說道,“熬油不難,就是得用柏木枝,火候還得夠,不能著急,我爺爺的醫案上說,他熬了一只獾,足足用了十幾個小時。”

     何令然聽到了說道,“對,我記得那時候你爺爺是熬了一夜來著,具體多長時間不記得了。現在成品的獾子油都有賣的,你們三叔做藥材批發的,你們若是要,就讓他給留意著。”

     何薇神色略帶遺憾,“成藥雖然有,但都是養殖的獾,而且熬制出來的油非常稀,藥效不如爺爺熬得這個,若是費勁的買那個,還不如買其他的燙傷膏。”

     后面的話她沒有說出來,其實這也是為什么中醫的藥方在古時候很神奇,到了現代卻這個說不管用、那個不管用的原因,因為藥不真,或者是炮制的時候沒有炮制好,達不到藥效。

     何宏超那勺子舀著獾子油,倒下去看著它一點點的拉絲,嘆道,“看來是不好弄了,二哥,我看算了吧,咱們還是老實的用部隊給配的藥吧,大不了就是好的慢點。不過,你看這油可真好,跟蜂蜜似的,真想吃一口。”

     何薇小心的把爺爺的手案合上,又拿藍布給包上,剛想和爸爸借過來看看,聶景辰忽然對她說道,“若是能找到野生獾還有柏木能不能熬?”

     他眼底的認真,讓何薇微怔,卻不假思索的開口,“可以啊,很簡單的。”

     聶景辰點點頭,“若是我能找到,到時候麻煩你幫我們也做一罐吧。”

     何薇詫異,“你往哪找去?”

     何宏超在一邊拍聶景辰的馬屁,“我二哥神通廣大呀,這天底下有他辦不了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 聶景辰伸起腳來踢他小腿,“邊去。”

     何宏超怎會傻兒巴嘰的不躲任他踢?

     何令峰站起來說道,“行了,東西也看了,咱們走吧,你們二叔也該回去歇著了。”

     何薇等他們走了,收了壇子,又和父親借爺爺的手案看,何令然囑咐讓她小心一點,何薇高興地帶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 醫生的手案是很寶貴的,這是他們行醫的經驗的累積,前世她學的是西醫制劑,懂得多的是藥性,但是今生她要做醫生,剛開始沒有判斷病癥的經驗,那么就得看名醫的醫案。她是近水樓臺先得月,自然得好好的利用了。

     回去的路上,何母忽然說道,“讓你宏超哥在部隊上給你介紹個對象也成,你看和他一起來的那個戰友,人長得好,氣質也好,軍人性格都耿直沒有那么多的花花腸子.....”

     何薇在雪中凌亂了,退婚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,又想著說親了。不過像聶景辰這樣的人,她萬萬是不敢招惹的。www.xsnn.net
如果喜欢《重生逆襲之頭號軍婚》,请把网址发送给你朋友。收藏本页请按 Ctrl + D。